加为收藏 | 招贤纳士

新闻中心

在全球能源互联网大会上,刘振亚等11位大咖聊嗨了

 

3月30日,能源互联网领域及关注这一领域的600多位大咖齐聚北京,参加“2016全球能源互联网大会”。

这是世界范围内推动全球能源互联网创新发展的首次盛会。主办方是国家电网公司、联合国关注气候变化行动、国际能源署和爱迪生电气协会。今年的主题是“全球能源互联网——以清洁和绿色方式满足全球电力需求”。

与会嘉宾认为,当前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的条件已经具备,需要有关各方加强合作、形成合力,共同推动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大会开幕式上,有国家电网公司独家发起成立的“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揭牌成立。这是中国在能源领域发起成立的首个国际组织,标志着全球能源互联网将进入一个新时代。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刘振亚当选合作组织主席,首批会员达到80家。

更令人兴奋的是,多位能源界大佬、经济学家和金融界的大咖们在这次大会上做了精彩发言:

 

世界能源发展的根本出路是

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

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  刘振亚

 

 

 

世界能源发展面临资源紧张、环境污染、气候变化三大挑战,根本出路是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

全球能源互联网就是“智能电网+特高压电网+清洁能源”,是永续供应、绿色低碳、经济高效、开放共享的能源系统。智能电网是基础,特高压电网是关键,清洁能源是根本。

构建以电为中心、电网为平台的全球能源保障体系,以清洁和绿色方式满足全球电力需求,是世界能源发展的方向,电网必将成为集能源开发、输送、配置、使用于一体的能源网。

随着技术进步,清洁能源竞争力有望在2025年前超过化石能源。“一极一道”(北极、赤道)的风电、太阳能发电和各大洲主要流域的水电是未来能源开发的战略重点。

特高压电网是全球能源互联网的主网架,世界各大清洁能源基地与负荷中心都在特高压输送范围内。北极风电可以通过特高压向亚洲、欧洲、美洲送电,构建亚洲-欧洲-美洲互联电网;北非、中东太阳能可以通过特高压向北送电欧洲、向东送电亚洲,构建欧洲-非洲-亚洲互联电网。其他各洲之间、国与国之间都可以通过特高压等多种方式实现互联。跨洲跨国电网互联具有显著的时区差、季节差、电价差效益,将大幅提升清洁能源的安全性、经济性和稳定性,实现能源生产全球化、配置全球化、贸易全球化。随着跨洲跨国电力贸易快速增长,全球能源互联网在保障能源供应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

智能电网是集电能传输、资源配置、市场交易、信息交互、智能服务于一体的“物联网”。国家电网在智能电网技术、标准、工程实践等方面的创新突破,为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创造了条件。

电气化是能源消费革命的基本方向。全球能源互联网的发展,将有力推动能源消费电气化进程,预计到2050年,电能占全球终端能源消费的比重将超过50%。

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总体分为国内互联、洲内互联、洲际互联三个阶段,各阶段可结合实际协调推进。从现在到2020年,重点加快各国清洁能源开发和国内电网互联建设;到2030年,重点推动洲内大型清洁能源基地开发和电网跨国互联;到2050年,重点开发“一极一道”能源基地和推动电网跨洲互联,基本建成全球能源互联网。

 

全球能源互联网实现人人享有可持续能源

联合国副秘书长  吴红波

 

 

当前以化石燃料为主导的世界能源系统是不可持续的,因此在其他可替代能源的基础上,找到一条能源变革转型和可持续发展道路成为当务之急。在这方面,全球能源互联网将发挥独特的作用。

《巴黎协定》确定了“全球温升控制在2℃以内,并力争控制在1.5℃以内”的目标。为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加快开发世界先进的清洁能源技术,以创造可持续能源使用的新格局,从根本上解决能源安全和气候变化问题。这也是全球能源互联网的另一目标。

全球能源互联网可被看作是提升能源效率、加快能源转型、推动清洁能源发展以及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的重要举措。通过全球能源互联网,可在满足世界能源需求、提供充足可持续能源的情况下,实现可再生能源的充分利用,使人人平等地享受现代能源服务,最终实现“人人享有可持续能源”的目标。

 

加强交流促进全球能源互联互通

国际能源署署长  法提赫·毕罗尔

 

 

 

输电系统必须要适应可持续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尤其是太阳能和风能,在不同的时间段、不同的区域,情况都不一样,所以我们必须重新设计、重新建立我们的电力系统。

我们充分认识到了大规模输电基础设施建设对于未来解决能源供应是非常重要的。国际能源署一直和国家电网公司进行人员和专家交流,目标就是要促进全球能源的互联互通。目前,已经有国家电网的专家在国际能源署总部巴黎工作。今天的大会开启了IEA(国际能源署)和中国合作的新篇章。

 

全球能源互联网将消除非洲大陆的贫困

埃塞俄比亚水、灌溉及电力部部长  莫图马·梅加萨

 

 

 

全球能源互联网不仅是一个能源的网络,同时也是一个友谊的网络,能够引领全球经济共同发展。全球能源互联网给人类带来的不仅仅是清洁能源,也带来共同发展的新机遇,有力推动了全球的和平和友谊。

中国提出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的倡议为全球能源发展指明了一条崭新的发展方向,也为非洲经济社会发展开辟了一条充满希望的发展道路。

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是解决非洲能源普遍供应和清洁供应的需求,将推动非洲经济社会的发展,并且消除非洲大陆的贫困。

埃塞俄比亚尤其也是如此。埃塞俄比亚以及整个非洲期待着全球能源互联网能够早日在非洲落地实施,从而造福广大非洲人民。

 

直流输电线路被选作巴西的互联技术

巴西驻华大使  江豹

 

 

 

巴西正在深度发展能源,能源网络是主要的投资领域之一。

巴西的电力生产和传输以水利、热力为主,拥有大量的水电站。可再生能源在巴西一次能源中的占比非常高,在2013年达到了40%。所以,必须建立一套输电系统,能够让巴西气候和水文差异得到最大的体现。

巴西的全国互联系统建成以后,将进一步扩大地区性互联。巴西将加强基础电网的功能,对整个国家能源进行了优化,并与邻国进行了能源交换。

在长距离输电方面,直流输电线路被选作巴西的互联技术。到2024年,会有超过1万公里的直流输电线路会被增添到巴西的互联系统当中。到2024年,将对全国互联系统、输电扩张项目中的各个项目以及配电网络进行升级。

 

全球能源互联网或成为有史以来最复杂的系统

国际电工委员会秘书长兼首席执行官  弗朗斯·弗雷斯维克

 

 

全球能源互联网具有较高的技术难度。引入国际标准是解决这项技术难题的必备要求。

在全球能源互联网的设定中,各项基础设施将高度相互依赖。为达到这一要求,必须对整体可用性做出明确决策,并在基础设施设计之初就将其纳入考虑。而不是采用事后衡量或事后添加的方案。引入国际标准将在实现基础设施高度相互依赖这项任务之初发挥关键作用。

为使各国信心十足地迎接全球能源互联网带来的机遇,必须引入一种设计和建造多层面交互式基础设施体系的标准方法。

全球能源互联网这一概念将充分受益于国际电工委员会率先采用的这项联合全球各标准组织、集全球专家的专业技能于一体的史无前例的独特系统方法。中国已成为这项系统方法的重要践行者。

 

未来10年中国能源互联网每年可拉动GDP增长超1.5%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  厉以宁

 

 

 

全球能源互联网为发展低碳经济、实现能源变革转型提供了现实可行的系统性解决方案。

低碳和发展二者相辅相成、不可或缺。全球能源互联网寓经济低碳化于经济持续增长之中,既在持续增长中实现低碳化,又能推动经济持续增长。特别是当前世界经济深度调整,复苏缓慢,增长动力不足,全球能源互联网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尤为显著。到2050年,全球能源互联网累计投资额将超过50万亿美元。未来10年,中国能源互联网建设每年投资将达到2万亿元,每年可拉动GDP增长超过1.5个百分点。

全球能源互联网是创新发展的典范。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符合“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是21世纪能源发展战略、科技和实践的重大创新突破,为实现世界能源、经济、环境协调发展提出了经得起推敲的“中国方案”。

10年来,中国特高压从示范工程到全面建设,智能电网从试点应用到全面部署,清洁能源发展从很小规模到风电、光伏发电并网规模居世界第一。国家电网公司一步一个脚印,用实践证明,全球能源互联网这一方向是正确、现实可行的。

 

当前需加快建设全球能源互联网示范区

中国工程院院士、华北电力大学校长  刘吉臻

 

 

 

将来传统能源要由以风能、太阳能、水能可再生能源逐步替代,而风能、太阳能、水能的资源也和化石能源一样,分布是不均衡的,同样需要大范围配置资源。在这种情况下,不言而喻,惟有用电能的方式配置资源。因此,全球能源互联网是新能源时代全球能源配置的必然选择。

已经建成或者正在建设的特高压总体上是20项重大工程,建成以后,输送距离将达到3.27万公里。特高压输电距离达到5000公里及以上,电能输送范围可覆盖10000公里,相当于地球赤道周长的四分之一。

中国提出了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的倡议,并且提出了从国内互联、跨国互联到洲际互联的行动计划,而且在新能源、特高压、智能电网等领域的基础研究、技术开发与工程应用方面具有领先优势,为建设全球能源互联网奠定了坚实基础。当前,我们需要加快基础理论、共性技术、标准体系和国际合作机制的研究,建设全球能源互联网示范区。

 

在东北亚建设超级大电网实现并网联网

韩国电力公社社长  赵焕益

 

 

东北亚地区拥有丰富的发电资源,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力消费市场。但该地区的电网之间没有相互连通,各自为营,孤立运作。因此,整个地区面临着能源资源利用效率欠佳、电网运作效率低下的挑战。

我们要在东北亚最终建成一个互联的、并网的大电网,覆盖东北亚国家。

在这个项目上,我们要搭建的是一个超级电网。我们已经做了可行性研究以及项目评估,同时还探讨了有关超级电网建设的监管问题。在技术方面,韩国电力公社也已经完全做好了准备,能够建设超级电网,能够使用特高压输电技术,因为我们在国内已经成功部署了海底电缆。

 

电网才是全球储电问题最重要的解决方案

日本软银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可再生能源协会创始人兼会长  孙正义

 

 

 

可再生能源是清洁的、安全的,但是有人说可再生能源是高成本的、不稳定的。但是,现在随着全球电网互联的推进,世界上总有地方有太阳,总有地方在刮风,如果能够实现电网互联的话,我们就不需要大规模的电池技术了,因为电网是互联的,电网才是全球储电问题最重要的解决方案。

我的狂野想法就是亚洲超级电网。我们现在又碰到了一个更加有远见卓识的、更加宏大的、比我更加有想法的人士的想法,那就是全球能源互联,从而保持安全、高效和可持续的能源供应。

我们在亚洲执行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实现东北亚电力联网,5个国家相对来说距离比较短,但是却能够涵盖整个亚洲今天电力需求的78%。

从技术上来说是可行的,从成本上来说也是可行的,从经济上来说,这个项目是有意义的。

 

跨国联网还需建立统一的技术标准

俄罗斯电网公司第一副总经理  罗曼·别尔德尼科夫

 

 

 

能源互联网的创意及其必要性与近年来发生的一些根本性变化相关。其中的主要变化有能源消费侧的巨变,节能技术、储能技术的发展,调峰手段等,这些将形成新的能源消费模式,并对能源基础设施提出根本性的新需求。

正是因为这些变化,使我们需要重新思考能源基础设施的发展、新技术运用和保障生态安全等问题。

俄罗斯电网公司认为能源互联网是非常重要的战略发展方向,并且在这个问题上,俄罗斯电网公司已经与欧洲、亚洲国家伙伴发展了战略性的互利合作。目前,俄罗斯电网公司已经与相邻的11个电网公司相连。其中包括与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电网相连,以及与芬兰电网公司通过换流站建立联网,并使两国电网互为备用供电。

联网不仅仅是跨地区电网、油气管道的物理连接、技术交流,还是研究和创新电网技术智能化的平台。在此基础上,为实现这些项目应建立科技联盟。除了技术和案例交流外,跨国联网项目还进一步促进建立统一的技术标准。

(本文根据各发言者在“2016全球能源互联网大会”上的发言整理,未经本人确认。)

 

转发自全球能源互联网 能源圈

 

 

 

 

 

法律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6040771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55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