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为收藏 | 招贤纳士

新闻中心

陈宗法:新电改试点大盘点:“降价潮”下谁该分享红利?

今年新电改9号文出台不久,本人在新浪财经“能见派”专栏发表了一篇分析文章:“新电改后电价还会涨吗?”当时的分析结论是未来三、五年内,我国总体电价水平将会“稳中有降”,电力用户将分享改革红利。时光荏冉,新电改已逾大半年,在“先行先试”省区实际情形怎么样呢?究竟是谁在分享电改红利?

 

 

“降价潮”强势来袭

 

11月中旬,经国家发改委批准,云南、贵州正式成为首批电力体制综合改革试点省份。其实,早在9号文之前,云贵、蒙西作为“西电东送”基地和“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区域,曾要求进行电改的探索试点,而且有了一些“先行先试”举措。

 

 

——云南省试点情况。2014年6月,云南省工信委印发了《汛期富余水电市场化消纳工作方案》。当年与正常电价相比,水电企业共让利约7.6亿元,云南电网让利约5亿元。年底,为进一步扶持工业企业,缓解电力供需矛盾,省工信委在总结富余水电市场化消纳经验的基础上,制定《电力市场化工作方案和实施细则》,从2015年1月开始实施,出现了“竞向压价、以价换量”的局面。据统计,全省1季度采用集中撮合交易、发电权交易、挂牌交易、直接交易等4种模式,市场交易电量达到49.51亿千瓦时,电价因竞价平均每千瓦时下降0.11元,电厂减收让利、相应减少工业企业电费5.44亿元。按此估算,预计全年降价金额超过20亿元。

 

——贵州省试点情况。为促进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打造成全国重要能源基地和资源深加工基地,贵州也进行了电力市场化改革探索。今年2月组建电力交易中心,开展了年度直接交易、集中竞价和挂牌交易,实施工商同价,据实计收基本电费等。据报道,目前已有14家发电企业和425家用户参与,签约电量达到263.7亿千瓦时,占省内售电量的31%,比例居全国首位。截至10月31日,全省交易电量累计完成142.42亿千瓦时,交易均价比目录电价每千瓦时降低5.48分,初步实现了“争取主动,赢得机遇,获得红利”的改革目标。

 

——蒙西试点情况。早在2010年5月,蒙西电网就开始探索电力多边交易市场,形成了“三方参与、双向竞争;增量市场、适度竞争;价差传导、模式开放”的市场特点,累计完成交易电量1199.93亿千瓦时,参与火电企业36户,用电企业258个。交易折价为0.1-5.6分/千瓦时,平均2分/千瓦时。其中,2015年1-8月完成交易电量316.53亿千瓦时、同比增长39.36%,占蒙西电网统调燃煤机组发电量的比例40.32%,折价为2.73分/千瓦时。

 

       ——某发电集团情况。云贵、蒙西虽有一定的代表性、示范效应,但最能反映新电改进程的莫过于某全国性发电集团。据统计,2015年1-8月,该集团市场电量占全部发电量的11.3%,平均电价每千瓦时0.30元,比批复电价降低0.11元。其中:大用户直购电占5.62%,每千瓦时降价0.065元;竞价电量占2.62%,每千瓦时降价0.162元;其他市场电量占3.08%,每千瓦时降价0.145元。

 

总之,新电改试点推进速度之快,电价降价幅度之大、金额之巨,远超预期,令人“瞠目”。可以预见,随着新电改的不断深入和市场竞价的推广以及电力供需矛盾的日益尖锐,现有的标杆电价、计划电量体系将发生根本性改变,电力市场竞争将变得更加充分、直接、激烈,无论是协商定价,还是市场竞价,电力企业“打折让利”将成新常态,“降价潮”将席卷全国。

 

 

谁在分享电改红利?

 

蒙西电力多边交易市场,首次将电力用户作为市场购电主体参与市场竞争,参与直接交易的用电企业有258个。通过“价差传导”享受发电企业折价优惠的,主要有冶金、化工等自治区“优势特色”产业。今年10月,蒙西还进行了输配电价改革试点,核减了电网企业不合理输配电成本25.79亿元,主要用于“降低大工业电价”,“内蒙地区大工业一年用电量达970亿度,平均摊下来,一度电降低2.65分。”有文章分析,“电价下降,对电石、电解铝、尿素等高耗能企业来说,无疑是福音。目前内蒙古地区有尿素装置产能达838万吨,约占全国总产能的11%”。

 

在南方的云南、贵州又是什么情况呢?云南2014年推出的富余水电消纳方案,要求各市场主体按照“自主协商、互利共赢、公开透明、购销联动”的原则开展竞争交易。交易一方为小湾、糯扎渡等10家单机10万千瓦以上的水电站,另一方为月生产用电量超过500万千瓦时的电解铝、黄磷、铁合金、工业硅、钢铁、水泥、电石、烧碱、铜、锡、铅锌等行业198家重点工业企业。贵州省目前已有14家发电企业和425家用户参与直接交易,涵盖了“有色、化工、冶金、建材、煤炭、电子”等用电行业。

 

可见,目前能真正分享电改红利的主要是高载能的大工业用电,特别是铝、铜、钢铁、化肥、建材等耗电大户。原因有两条:一是我国经济下行,高耗能产业和电力企业产能均过剩,出现效益下降甚至亏损;二是地方政府希望通过电改降价补贴高载能企业,以稳增长、保就业。这与9号文要求“参与直接交易企业的单位能耗、环保排放均应达到国家标准,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以及产品和工艺属于淘汰类的企业不得参与”、“积极开展电力需求侧管理和能效管理,促进经济结构调整、节能减排和产业升级”形成了反差。

 

忧乐观天下,力争多方共赢

 

面对新电改的推出,尽管不同视角,不同认识;不同时机,不同影响;不同主体,不同利益,呈现出形形色色的“众生相”,但无论是发电企业、电网企业,还是地方政府、工商用户,都要“忧乐观天下”,立足当前,着眼未来,互相理解,共同担当,努力实现多方共赢。一方面作为发电企业、电网企业要摆脱迷惘、等待的心理,以开放、分享、担当的姿态,主动迎接新电改市场化的冲击,积极与战略新兴产业、高端装备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直接交易,防止操纵市场、盲目扩张,加强造价控制和对标管理,着力清洁发展、能源转型,让工商业用户分享改革红利和白云篮天,促进地方经济的稳定增长和我国经济的转型升级;另一方面,作为地方政府也不能行政干预电力市场,一味要求电力企业为高载能企业“捆绑交易,降价让利”,要考虑电力企业高负债、补亏损、区域分化、转型发展等实际问题,进一步完善电力市场化交易规则,防止电力企业恶性竞争,建立发电、电网、用户三方利益最大化的电力市场秩序,实现电力上下游产业之间的包容、协调发展。

 

                                                                                                 转发自能源情报陈宗法   中国能源研究会理事、中国华电企法部主任

法律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6040771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5593号